​一個人在疫情期間可以拍出什麼?

每次做完一個作品之後,第一件事就是想:下一個要用什麼方式呈現?

要怎麼用現有的資源去說故事?

我有一台相機和一些檯燈,我可以拍自己,或是...?(看手)

指頭戲...?

 
screen.jpg

這一幕拍了至少五十次

我把相機和三腳架擺好後:按錄影,上床蓋上棉被錄自己講電話,下床按結束錄影,回顧,然後重複。

這樣來來回回消耗了相機的電池兩次(錄 4k 很耗電),因為每次都有一點瑕疵。最後還是完成了。呼!我應該比較適合在鏡頭後。

 
音樂家_Cover.png

故事來源(據透)

​小指頭的故事是我的個人經歷。

我沒有很好的社交能力,雖然一直都想要改,看了很多書籍和教學影片有關怎麼交朋友。

 

高中和大學時​加入了許多社團,但是時常在群組裡發言時搞得場面尷尬。有次在一個唱歌活動我在表演的時候,眼角看到主持人在後面對放音樂的人比這個動作:

 
WhichYearlyCentipede-size_restricted.gif

我越來越不喜歡自己的聲音,不喜歡被拍照,更不喜歡被錄影。遠離其他人的時候是最好的時候。

後來接觸了一本書叫 Quiet: The Power of Introverts in a World That Can't Stop Talking,裡面提到了很多內向但有成就的人。

雖然內向與社交恐懼不同,但是這本書讓我覺得我可以用我自己的方式去達到我的目標,不一定要很會說話。

這世界需要有聲與無聲的平衡,如果每一個人都一樣多話,那這些話有誰聽?

youtube.png
billibilli.png